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永久发布:bws9937.com

上大學后,安逸找了個女友許晴,漂亮,清純可愛,當初剛追到手時,安逸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寢室朋友都是連聲祝賀,大一暑假,安逸就去拜訪許晴的家人,許晴父親去世很早,她是家中老二,上面有個姐姐,下面有對雙胞胎妹妹。每一個都是美若天仙,而且春花秋月各有所長。

  母親謝秀芳,41歲,當初生老大很早,但是很有商業天賦,繼承丈夫的公司,並不斷擴大,是資産千萬的企業董事長。身上一股威嚴氣質,而且歲月並沒有對她有太多的折磨,看起來不過30左右。挽著高高的發髻,非常有威嚴。

  大姐許安,父母當初希望是男孩起的名字,今年26歲,大學畢業后,如今是在母親公司工作,巧笑焉兮,溫柔可人的模樣,讓人很有好感,如今沒有男友。

  三妹許靜四妹許葉,兩人是雙胞胎,長得也一樣,除非是她們自己說,否則母親謝秀芳都分不出來誰是誰。而且暑假回去初一了。不過長得比較蘿莉,僅有150,臉也很幼女,很多人都以爲是小學二三年級而已。

  而安逸在其家中拜訪一日,收到家人的好人卡和稱贊,二人也決定大學畢業后結婚。

  而安逸在看她家全家福時發現,其家關系中,女生很多,一張半年前拍的照片,上面的家族女性多達20余位,安逸一問才知,這包括其母親的姐妹和父親姐妹,而且大家長相都有許多相似之處,但這麽多女人卻都沒有男人,也讓安逸啧啧稱奇。

  第一話,意外的發生總在關鍵時期安逸和許晴冷戰了,原因只是一點小事,不過兩人對此的態度,使事情變大了。

  正巧許晴離開二人世界的小屋,有事被母親叫回家去,于是安逸決定等女友回來再讓她消氣,其實這小屋平時都是安逸住,許晴只是每天過來,一起吃飯看書,但保守的家庭,二人還沒有突破界限。

  安逸自然是會找些好東西了,網上什麽也有,安逸最喜歡的就是搜索資源,而在一個秘密網站,安逸也是圈子中人,這圈子里人很少,但是據說都是大神級的富二代紅三代,放的是自拍資源,安逸也靠著祖父的光勉強算紅三代,盡管祖父已走,但還能有這里的賬號。

  今天是許晴回家的第三天了,安逸的電話依然打不通,于是安逸就打開電腦,隨意在網上翻看有沒有好東西。

  而翻到這個網站時發現更新了,由于是一群上等人,不是好東西或者沒有好的,他們是不會發圈里惹人笑的。

  所以盡管視頻沒有名字,但安逸立馬下載,準備觀看。

  視頻很大,有7個g,一直到晚上還沒下完,途中安逸又給許晴打了個電話,這次電話通了。

  電話嘟嘟嘟的響好久,就在安逸以爲許晴還在生氣不願接電話時,電話終于通了。電話里傳來許晴那熟悉的柔弱聲音,「喂?」

  安逸有點楞,這不像平時的許晴,平時都是一一啊,今天說喂,看來是心情還不好吧?不過只要肯接電話就是有進步了。

  「我是安逸,老婆,上次是我不好,你就原諒我吧,好嗎?」安逸快速說道,說完就靜等許晴回話,雖說等許晴回來哄會更容易,不過早點聽到老婆聲音也很不錯的。

  「嗯……好吧(∩_ ∩),我原諒你了。」許晴想了一會才回話給安逸。

  「太好了,老婆,我就知道我老婆最好了,嗯親一個。老婆你什麽時候回來啊?」安逸問道。

  「嗯(☉_ ☉),得看這邊得忙多久現在還不好說了。」許晴又等了一會才回答。

  「嗯,家里事處理好,請的假夠嗎?不夠我再幫你請幾天。」安逸問道。

  「不用,我自己來就行,嗯,行了,我這邊還有事呢,我想挂了。」許晴回道。

  「老婆,先等等」,安逸急忙說道。

  「怎麽了(☉_ ☉?)。」許晴問道,聲音有些不自然,就像做壞事被人抓了現行一樣。

  「老婆,我怎麽聽著你周圍聲音不對啊?」電話里傳來的水聲和男女的喘息聲越來越清晰,就像是女人本來在壓抑但是越來越難控制自己,而且許晴聲音仔細聽也有點怪怪的。

  「這位先生,」許晴聲音提高了很多,然后說道:「我和姐姐看看A片你也要管啊?」

  安逸聽了,也是忍不住暴汗,偶爾爲了使自己早點過上性福生活,安逸慫恿許晴看不少A片,許晴雖然不肯給自己,但也比以前放開許多,而后來也會獨自看A片,現在竟然和那個和藹沒脾氣的姐姐一起看……

  「好了,不說了,等我回去我再聯絡你。」許晴以下命令的口氣說完,挂了電話。

  安逸也是感覺有點無語,每次被抓住,許晴都會很害羞,這次冷戰,也是因此而起,安逸嘲笑了她兩句,就冷戰傲嬌了。

  安逸搖搖頭,玩起了遊戲,而那個視頻,才下了三分之一。

  秦風是圈子里非常有名的人,不是父母給的而是他自己賺的,這人好色,貪婪,而且占有欲很強,但是很有機緣,8年前他在無量山買了一個東西,成爲地球世俗唯一的修仙者,現在是舉世聞名的大人物,畢竟他可以讓那些有錢人長生,可以讓重病政客起死回生,而且手段多樣,當然,這些並不是安逸所能了解到的。

  他只知道,秦風是圈子里的大人物,有家私人會所,里面都是他玩厭了或者看不上的女人,但是偶爾他會拍許多極品女人的交合視頻發到這圈子里。安逸特別羨慕嫉妒恨。當然,片子文件沒特點,所以大家只能看了才知道,是誰的片子。

  雖然安逸,現在每天會接到許晴的電話,但是總會感覺電話里許晴有點怪怪的,但說不出是哪里的問題,安逸也沒有在意,學校這幾天組織籃球隊,安逸參加訓練很累,所以也沒有多想。

  安逸在籃場上的帥氣表現,也令許多女生都對他心動表白,只是想到遠方的許晴,安逸總會微笑拒絕。

  終于,半個月后安逸結束校籃球隊之旅。

  終于不再疲憊的安逸開始想干點別的,許晴還沒回來,安逸在網上搜了一下,發現又有一個新視頻,20g,安逸點下載,拉好窗簾,找出上次沒來得及看的7g,準備欣賞欣賞。

  視頻很長,足足有15個小時,但是很清晰,首先上來是男主,這是照常習慣,因爲是自拍,但是沒名字確實不方便整理,所以安逸按照作者姓名首字母排了序QF1528。

  視頻一開始,是一間普通房子,不過安逸感覺有點眼熟,似乎是以前見過,是許晴家所在的小區!

  安逸不知道說什麽好,熟人小區哎,難道說,回頭還能見到視頻中的女人?來次威逼利誘,嘿嘿。

  視頻開始了,首先是熟悉的房間里,熟悉,沒錯安逸對這個房間感到熟悉,這是一個仰角,但是是標準的客廳,從許晴家那次拜訪,啊!是阿姨家!

  安逸驚呆了,接著視頻中的角度慢慢降低,旋轉,現在正對玄關,玄關前趴著一個白美的屁股。

  不用鏡頭移動到臉,安逸已然猜出這是自己的女友母親謝秀芳。雖然沒有女友,但估計那時女友還沒有回家吧。

  安逸自然很心急,心想怎會這樣,女友走之前還是好好的,女友家在當地雖說普通,但也並非完全無力,怎麽會全家變成奴隸呢?

  安逸想不通,但是他的雙眼還在緊緊的盯著屏幕。

  大白屁股自然很誘人,特別是隨著開門聲響起,阿姨竟然一動不動完全不怕被外面的人看到后果。,接著,主人公出現,那是一個精壯的男子,擁有標準的倒三角身材,他進門呵呵的笑著,而身后出現的是一個身著白色和服的女子,桉葉秋三子,這是一個超級厲害的調教師,有一部片子,她只用了兩天,就通過藥物和語言及撫摸,使一個處女變成淫女,而在那身白色的寬大和服下,是一套全黑的淫蕩的女王裝。

  安逸有點明白了,恐怕是桉葉秋三子做的吧,將女友一家調教成性奴隸。不過她不是很少出手麽?

  「先生,上次惹惱您的那位美麗的女士已經跪在這里了,她的家人也是非常漂亮,所以智團不僅收購了她的企業,還使她和家人成爲您的奴隸只等您的最后一道命令來完成了。」

  「噢,看起來還不錯,這是她們的家?讓她按規矩來一遍吧。」秦風說道。

  「好的,您的意志我們將完美實現。」說完桉葉秋三子雙掌合拍三次,啪啪啪,跪在地板上一動不動的我的女友的母親如同打開機關的機器人般,慢慢動了起來。

  薄紗輕著于身,此時隨著猶如蛇立身似的動作,薄紗慢慢褪下。將阿姨那姣白的胴體徹底暴露出來。引得安逸感到一陣血脈噴張,雖說上次見到許晴母親和姐妹時就驚爲天人,但如此時這般阿姨,將身體完全呈現更是迷人。

  只見先是慢慢轉了一圈,將裸露肌膚完整展現在秦風面前,接著開始跳舞,不是激烈的舞蹈,緩緩的,將她的身體呈現,不留一絲,接著,摩擦身體,那巨乳互相摩擦,引來陣陣乳搖波動,粉紅色的乳頭,也逐漸立起來。平坦的小腹,伴隨身體晃動不時合攏,猶如等待主人狎玩的女奴般火熱,更不必提那芳草萋萋之地了。而此時,同樣看到這一幕的不知還有多少人。

  而直到此時,阿姨的臉上依然是面無表情,不是冷若冰霜,是沒有表情,就是機器的那種,沒有感情,沒有任何東西在內。但是接著不到一分鍾,當阿姨下身摩擦出水時,她的臉開始變化,那是一種奇特的表情,是一種渴望與恐懼憤怒內疚混合在一起的感覺。這幾種表情時而混合出現時而分別出現,快足足一分鍾了。這時脫掉和服外套的桉葉秋三子已經露出內里的那件黑色女王裝,一抽皮鞭,說道,「主人到了,還不快來觐見,女奴。」話語很慢,但沒說出一個字,阿姨臉上的奇特表情會緩和一分,等說完后,阿姨的表情完全變爲臣服。而2雙眼球通通盯著屋內唯一的男人,秦風。

  接著阿姨湊到秦風身邊,挺著巨乳來到秦風左側,小鳥依人,說道「主人,我是這家的女主人謝秀芳,這兒是我大女兒許安,三女許靜和四女許葉,對于上個月我頂撞主人的事非常抱歉,所以我希望今天開始能好好補償主人,作爲道歉。 」一邊說一邊將半個身子靠攏在秦風身上來回摩擦。

  盡管穿件T恤衫,但擋不住那魅惑的女體柔弱無骨的感受,秦風下身明顯看出鼓起來了一塊。「嗯,真香啊,」秦風慢慢說道,「哼哼,我早說過你會補償我的,現在好了吧?還不是落入我手心了嗎?既然你要道歉,那就講講你要如何補償我啊?謝董事?」

  秦風的大手毫不猶豫的抓上了那挺翹的豐臀,大力的揉捏著。

  阿姨猶豫了一下「額,」了一聲,似乎在猶豫不希望將下面的話說出,仿佛還在保護女兒們,但接下來的話讓人感到不可思議,喪盡天良。

  阿姨嬌笑著,在秦風耳邊說道「主人,自然是由我領著您在我們家里玩弄我的女兒們喽,雖然二女兒許晴還沒有回來,不過今天晚上我們幾個也會好好陪伴您的,而且,還是cosplay,本色出演哦,呵呵,相信您會有一個美好的夜晚,而我會領著您走,想在哪玩就在哪玩,想怎麽做就怎麽做哦。」

  耳邊呵氣是讓人敏感的,會感到興奮,而那淫蕩的話語也令人神往。秦風自然也無法承受這種感覺,「好啊,不過我現在就想要你了。」秦風滿臉淫笑,「主人,半熟的果實現在摘下可就不美了」桉葉秋三子在一旁插嘴道。

  「啪」,秦風一掌煽在桉葉秋三子的臉上。「賤人,主人的想法怎是你能左右,哼!」

  「不過,也有道理,」秦風邊說邊用淫邪目光看了一眼旁邊依然扭動的阿姨,說道「去準備吧。」

  說完,拉過一旁的桉葉秋三子摁著頭發放到裆部,閉上眼,席地而坐。而桉葉秋三子則喜不自勝的自己用嘴拉開拉鏈,舔了起來。

  一旁阿姨退下,回到自己房間,屏幕一黑后,穿著一身睡衣的阿姨來到秦風一旁,說道,「主人,準備好了。」秦風睜開眼睛,雙眼炯炯有神,說「別讓我失望,不然你們今后可就不在我身邊了。」這話一說,阿姨沒有反應,但是他身下正舔的happy的桉葉秋三子卻渾身顫抖了一下,看來那並非好事啊。

  穿著睡衣的阿姨此時反而更加性感,皆因那件浴袍並非普通的,我在她家住期間穿的寬大睡衣,整件睡衣的半透明淡黑色薄紗構成薄如蟬翼的絲袍,誘惑地裹住了阿姨的性感雪白的美肉。在原本真空的上半身穿了白色蕾絲胸罩,還把上半身本來敞開的薄紗領口系了起來,使傲然豐聳的乳房不著痕迹的藏在里面。下半身與這件睡衣配套的黑色繡花內褲。

  這一身睡衣使得阿姨更加完美了。然而享受這些的不是我,安逸搖頭苦笑。

  然而秦風對這身衣服並不上心,他更喜歡衣服下藏著的那具雪白的胴體。

  一拍桉葉秋三子腦袋,她自動起身,並脫掉秦風衣服,那具強健身軀自動露出來了,而胯下的怒龍,足足有嬰兒臂粗長,讓我對比自己直起的雞巴不禁感到一陣自卑。桉葉秋三子也是緊緊盯著那美味的肉棒,意猶未盡,眼神中充滿對遠離肉棒的不舍。「哼哼,今晚如果她們做的好,我會賞賜你的。」秦風得意的說道。「謝謝主人,謝謝主人。」桉葉秋三子興奮的說道。

  一旁,阿姨也湊過來貼到秦風身上,一邊用巨乳摩擦秦風胳膊,一邊說,「那就請主人來親身體驗一下今晚的美妙感受,我相信不會另主人失望,桉葉大人今晚也會很滿意的哦。」桉葉秋三子抓住另一側胳膊,說道「那就帶路吧。美人兒。」

  首先來到的是大姐許安的房間,只見房門緊閉,秦風走到門前,阿姨敲敲門,「什麽事,」一聲嚴肅的女聲傳來,這聲音感覺冰冷,拒人千里,阿姨說道「許總,秦先生到了,」安逸仿佛回到那次自己去公司拜見許安場景,與這次一模一樣。

  「進來吧。」許安說,阿姨推開門,用巨乳在背后推著秦風進了屋子里。鏡頭切換,許安穿著一身得體的女式西服,烏黑長發在頭上高高挽了一個發髻,帶著一副黑框眼鏡,即便是秦風進屋也沒有絲毫動彈的意思。

  眼直直的盯著秦風,但對于眼前淫亂的穿著一幕沒有絲毫表現,放佛不存在,大辦公桌后面,是一張大床,此情此景,怎能不使人想到什麽呢?

  「秦先生,你好,深夜要你來是有件對敝公司十分重要的事情需要你的幫助。」許安依舊用那冰冷的聲音說道。

  「哦,那麽美麗的許安小姐,把我帶到你家來,還是在閨房談話,你想要我幫你什麽呢?」秦風一邊打量著許安,一邊淫笑一邊圍著許安踱步,就如同發現獵物準備捕食的獵豹,又如同捉住耗子的貓,在戲弄獵物。

  「由于我母親上周對您的不敬之處,您對我公司股票阻擊,聯合官員調查公司,對我們這孤苦伶仃的母女做的壞事實在罄竹難書,但我希望您呢放過我們公司,我們同意您當初提議,成爲您下屬公司,希望您放過我們。」說到這,許安話語越來越慢,話語開始吞吞吐吐,「如果,如果您同意的話,我們公司降低一成售價。」

  「這可不夠,還有嗎?」秦風嬉皮笑臉的說道。

  「還有,還有我願意陪您一晚,求您放過我們。」許安放低聲音,語氣隱帶哀求。

  「不夠。」秦風雙臂抱胸,赤裸上身,健壯的肌肉令人目眩。

  「還要怎樣,你到底想怎麽樣?」許安聲嘶力竭的喊道,當然是這樣了。

  秦風二話不說抓住許安肩膀,如猛虎撲食般將許安撲倒在床上。

  手用力一扯,許安身上的西服估計是特制的,扣子啪啦啦全部被拉開繩子拉斷,秦風興奮的抓住許安左乳,即使隔著乳罩和襯衣,安逸也敢打賭,那手感一定好極了,許安的臉上滿是驚恐,明明應該拼命掙扎的動作,變成了抱住秦風的腰,喉嚨也不是拼命喊救命而是依然義正言辭的說「放開我,秦先生,我們先再談談,不要這樣,不要。」

  「呵呵,還有什麽好談的,你和你家的女人們都會成爲我的奴隸,供我享受供我玩弄,我現在要玩你,等會要玩你妹妹,啊想想都覺得好興奮,受不了了。」

  秦風又是一把抓開衣服,將胸罩一撸,許安那j罩杯的巨乳遍蹦了出來,只見乳暈淡如無色,乳白如羊脂玉,手感綿軟,帶一絲凶怒的戾氣,如同她人一般,誇張而令常人無法駕馭,只見秦風那砂鍋大的拳頭伸展開,也無法包住一只乳房。

  「極品,嗯,極品。」秦風一邊笑著點評,一邊張開嘴,猛的吸住右側乳頭,將粉色珍珠含入嘴中,而雙手也不閑著,雙手劃過平坦的小腹,把褲子脫到膝蓋,粗暴的將那潔白的,象征純潔的白色內褲扯爛,一摸花房,哈哈笑到「賤人,都濕了還在這跟我談條件,哈哈。」

  然后狂野的,直接將那粗大的雞巴插進許安的小穴。

  「啊,唔,昂,不要,秦風,唔,不要。你會后悔的,相信我,你今天做的事我不會說出去,快拔出來啊!」許安開始壓抑著不肯出聲,似乎在努力反抗。

  但即便是看著視頻的安逸也明白,這都是安排好用來助興的節目罷了,否則大聲喊叫或者推開秦風才是正確選擇。

  但是又有誰能拒絕一個已經知道屬于任你狎玩的冰冷高貴總裁所帶來的那份征服感呢?只怕除了太監,沒有了吧。

  「啊,好漲,啊!別進去,別,啊,秦風,你快拿出來,不然我會告你的。啊,奶子好疼,秦風你放手啊」……秦風一手抓住一個大奶,下身不斷抽插著。

  「唔,快點,唔,又頂到花心了,,唔,好舒服,唔,唔,啊,我不行了,啊…」許安淫蕩的聲音從音箱傳出,足足持續了半個小時才停止。而安逸也持續撸了半個小時,期間射了兩次。

  「現在,屈服了沒?」秦風邊插邊問,「啊,屈服了,啊,好舒服,啊,爲了這感覺,啊,我也願意,啊,我還要把家里的妹妹也送給您,哦,快高潮了,哦,好舒服啊。」

  「哈哈,冷美人變騷蹄子,哈哈,這才是你的本性,從今往后,你就是我秦風的性奴,還要給我干活,聽見沒有?」

  「啊,是,騷蹄子聽到了,啊,騷蹄子願意爲主人干活,啊,只求主人多寵幸我,啊,好舒服,哦,哦,不行了,哦,哦∼」許安的身體由緊繃瞬間放松下來,看來是一次不小的高潮感受,但身后的秦風還在抽插,「哈哈,你滿足了,我可沒有。」說完,繼續抽插,只是許安的聲調都變了,「哦,不行,啊不行了,受不了了,饒了我吧,求您了,啊,不行,哦,慢點,哦……」

  而直到又半小時秦風才第一次射進了許安的子宮中,只見許安原本平坦的小腹鼓起來了一塊。而許安已經因爲三次高潮而雙眼無神的攤在那了。

  秦風非常霸氣的抽出雞巴,白色的濃稠的精液順著口子想要出來,卻被秦風拿過那塊內褲堵住了陰道口。又隨手拿已經發紫變腫的乳房擦擦雞巴上的血和精液。

  「我的性奴,從現在開始你要學會一件事,只有主人我才能要求自己,你沒有資格,哈哈。」說完,揚長而去,光著身子離開了房間。

  「主人,玩的如何?不錯,高冷巨乳總裁,有心了,我更關心接下來怎麽玩了,哈哈o(≧v≦)o」

  「三妹四妹是雙胞胎,所以一起呈上,主人是否需要休息一下在繼續呢?」阿姨陪笑問道,說話的語氣猶如一個老鸨,而推薦的就是她的女兒們!

  「哈哈,我可不用休息。桉奴。」秦風說著一伸手,桉葉秋三子不知從哪里掏出一顆黑色藥丸,遞給秦風,秦風一口吞下,摟著兩女道「讓我去玩玩這對雙胞胎。」

  走到二樓臥室門口,阿姨還是上前開門說道,「靜靜葉葉,你們的偶像,本市著名商業家秦風先生來了,快開門迎接啊。」

  兩個身著日式女高中生緊身運動服的少女一起開門迎了出來,「啊,是秦風哥哥,秦風哥哥來了。」兩女歡快的將秦風身側位置霸占代替兩個穿著淫靡的熟婦,將赤身裸體的秦風帶進屋內,那副純潔無知的追星少女模樣 2,令安逸的手不自覺的又摸向紙巾盒,而且緊身衣塑造出兩女優美的曲線,f的巨乳遠遠大于同齡人,厚實的臀翹著,纖細的水蛇腰,都表露殆盡。

  「風哥哥,風哥哥我們來玩遊戲吧,」許靜開心的說道,「好啊,我們玩什麽呢?」秦風問。

  「不知道,要不風哥哥選吧。」許葉說道。

  「那就玩石頭剪刀布吧,不過你們輸了的話,就要脫衣服哦,」「好啊,那風哥哥呢?你輸了怎麽辦?」許葉問。

  「唔,我就扮大灰狼好吧,大灰狼會吃小紅帽的哦。」秦風壞笑著說道。

  「好啊,好啊,那我們開始吧。」許靜說道。「石頭剪刀布,石頭剪刀布。」結果第一把兩個小姐妹都輸了,「啊,輸了」,小姐妹迅速脫下了緊身衣,將白皙光滑的身體裸露在秦風面前,然后抱住秦風兩個胳膊,說道,「再來一次再來一次嘛。」

  「好啊,再來,」秦風笑道。

  結果這次還是兩姐妹輸了,然后許靜脫了乳罩,許葉脫了內褲,「再來一次。」

  「最后一次了哦,因爲秦風哥哥也很忙啊。」秦風兩眼直直盯著兩個小美女。然后,輸掉第三把。

  「哈哈,贏了秦風哥哥,哥哥要扮大灰狼咯。」許靜說道。

  「哈哈,哥哥扮大灰狼,那誰扮小紅帽呢?」許葉問道。

  「當然是你們兩個一起喽。」說著,將兩個蘿莉面對面的疊放在床上,「現在,大灰狼要吃小紅帽喽。哈哈哈。」

  「哇啊啊,」小姐妹很給面子假扮小紅帽,而且光滑潔白的小女孩,更吸引秦風欲望。

  「哈哈,很不錯,很不錯。」雙手和舌頭在兩姐妹身上來回遊走,不過幾分鍾,兩姐妹下面便濕透了,將兩姐妹移到床邊,秦風站著就開始插入了上面一個嫩穴。先是慢慢插入,「唔,好緊,」秦風猛一用力,處女膜破,兩聲嬌吟不分先后響起「哈哈,還是有心靈感應的,更爽啊。」

  接著便按住腰部開始一陣狂插猛抽,而兩姐妹也是一陣喊叫痛苦。

  「唔,哥哥好痛啊。我們不玩了,啊,哥哥你不要做大灰狼了,啊,好痛啊,啊。」安逸看的心中怒火升騰,兩女還小,又是新瓜初破,怎麽能如此不愛惜呢?可惜,安逸只能面對鏡頭,卻無能爲力。

  「哦,好像不一樣了,姐姐,好舒服哦,」「啊,真的好舒服,不行,我也要,風哥哥,換我了啊,換我了。」

  「哈哈,不急,你們倆都有份,不用搶,哈哈。」秦風一邊抽插,一邊回道。而兩只大手還在兩女嫩滑的肌膚上來回遊走。

  突然又改變抽法,一會抽上面,一會抽下面,有時還抽兩女接觸的面,同時玩弄兩女,而手也開始在兩個漂亮的小菊花上遊走。臉上露出淫邪的笑容。

  「你們兩個今天洗過了沒?」秦風笑著說,「洗過了,媽媽讓我們洗白白的,還特別洗了屁股哦,」許葉說。

  「那這里呢?」秦風中指伸入許葉菊花,「嗯,嗯洗了的,媽媽洗的。」許葉有點害羞的說道。

  足足一個小時后,秦風將四個洞都插了一遍,這才將失神的兩女放開,離開房間。

  「主人,今晚玩的開心嗎?」桉葉秋三子笑著問道,秦風點點頭,露出一抹邪笑,「不過這些都是前菜,」秦風用食指挑起謝秀芳阿姨的臉說道「主菜我還沒有享用呢。」

  「主人,現在就來我的臥室吧,相信主菜不會讓你失望的。」阿姨說完,帶著秦風走向自己房間,而進屋后最吸引秦風目光的,不是那具正在退衣的美麗胴體,而是一旁的一張照片。那是張全家福,來自于整個許家家族,共24位芳齡女性,最大的看起來也不過40最小的有10歲左右,全是女性。

  「這是一月前拍攝的,主人。」阿姨發現秦風拿著照片在看,便在秦風耳邊介紹說「全是我家的女人,只是男的都死了,現在只剩下女的,不過我和桉主會將她們全都獻給主人哦,不用等太久的。」

  聽聞此語,秦風哈哈大笑,接著說「干的好,今天我要讓你們高潮到不行,呵呵。哈哈哈。」

  桉葉秋三子和阿姨對視一眼,對著秦風撅起屁股,說道,主人的命令,奴隸一定遵從。

  「哈哈,你們這種24女長相相似的,到本宮后宮中最好不過了,奸了女兒奸老媽,奸了外婆奸孫女,哈哈哈。」

  桉葉秋三子立馬接口道,「那就預祝主人后宮再次大充滿了。相信整個家族的女人都會感激主人將自己收入主人胯下,是不是啊,芳奴?嘻嘻。」

  「能成爲主人奴隸,是我們做夢都想的事情,主人,我下面都濕了,您快點來嘛,啊∼。」

  安逸聽到此處都覺得身下射過多次的雞巴直了,更不要提雙手正在那完美光滑肌膚上不斷逡巡的秦風了。

  「哈哈,賤人,」秦風掏了一把花房,果然濕透了,「來,讓主人給你止止癢,」說著大雞吧直接插入阿姨的身體里面。

  秦風一邊雞巴快速的在阿姨體內抽插,雙手抱住阿姨纖瘦的細腰,舌頭則在阿姨光滑雪白的脊背上來回舔弄,不時還要咬一下阿姨小巧的耳垂。

  而桉葉秋三子則是在秦風的示意下,扮起了女王的角色,「賤人,現在在主人胯下爽不爽啊?」

  「啊,好爽,好舒服。」阿姨被插得已經開始發暈了,嘴里只能跟著誘導發出最原始的聲音。

  「想不想更爽呢?」桉葉秋三子拿著皮鞭柄抵著阿姨因背后的抽插而不斷晃動的臉。

  「想……啊,好想,啊,啊。」阿姨已經開始不能控制自己了。

  「呵呵,那就讓我來讓你更爽吧。」說完,桉葉秋三子皮鞭一甩,精準打在了阿姨的乳尖上,啪「乳尖立馬變紅變紫,可阿姨發出尖叫后,卻喊」哦,還要,哦,要,哦。「

  而秦風則笑到「果然是騷貨,一打就更緊了。哈哈,繼續,給我打。哈哈」說完,抽插的反而比剛剛慢了些,「呵呵,賤貨,剛剛爽不爽啊?」

  「啊,爽,啊快點,求你了,主人,快點啊,快點。」阿姨感覺到身后大肉棒速度降低了,快感下降使她精神許多。但追求剛剛的凶猛速度和力量,以及體內那不溫不火的巨大,使她主動將屁股后頂,仿佛這樣就加快速度,回到剛剛那絕頂感受中去。

  「啪」,桉葉秋三子一鞭抽在阿姨雪白嫩肩上,說「不許要求主人,賤奴。」

  「哈哈,現在,你自個來動。」秦風邊說邊將阿姨舉起翻了個身。期間肉棒一直插在肉穴里,阿姨「啊」的一聲。轉頭向秦風一個媚笑。

  現在,是一個女上男下的姿勢,秦風雙手抓住阿姨的大白屁股開始揉搓,阿姨自己慢慢動了起來,開始很慢,但在鞭子的抽打和秦風的要求中,動作快了起來。

  「啊,啊啊哦,唔,嗯,嗯……」阿姨的嘴中不斷發出呻吟。

  屏幕前的安逸看著那雙大手下阿姨雪白豐滿的屁股不斷變換的形狀,嘴角的呻吟聲和皮鞭的抽打聲讓已經連射數次的安逸又射了。

  當阿姨在秦風的大棒上沖刺了15分鍾后,即便是鞭子的抽打也不能使她再動半分,秦風把阿姨壓到牆上,又是一陣猛力抽插,最終射入阿姨的小穴,並最終把無神的阿姨扔在牆角,任由她癱軟在那里。

  接著向桉葉秋三子一招手,又把桉葉秋三子按在牆上以后入式猛烈抽插,身材嬌小的桉葉秋三子就如同脫水的魚,在秦風身下不斷抽搐,呻吟,最終又是一次高潮,兩女一起跪在床邊,張嘴伸出舌頭,迎接那最后一波精液,白花花的精液噴灑在兩人臉上,兩女非但不對著臭哄哄的精液不滿,反而一臉享受,並互相舔淨對方的笑臉,將精液全數吞下。

  不知阿姨按了什麽鍵,然后對秦風說「主人,睡前是否還要沐浴一下呢?」

  秦風點點頭,干這麽久,說不累才是假的。

  接著,許安帶著許靜和許葉進屋,此時她們已經渾身洗了一次並歇了一會了。扶著秦風前往浴室,兩個小姐妹在乳房上打上沐浴乳,用小奶子清洗秦風身體,許安則跪下,主動用舌頭包裹清洗秦風的雞巴。

  最后6人躺在阿姨的大床上,圍著秦風一同睡去,屏幕黑了,視頻到此結束。

  看完整個視頻的安逸感到一陣茫然。

  安逸不知道怎麽辦好,對方滔天權勢,自己又有和辦法呢?茫然的打開那個網站,發現又有新片,安逸無奈的躺倒在床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永久发布:bws9937.com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永久发布:bws9937.com